荔枝直播助手app观看高清频道

(上帝视角)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人生的意义?

你会如何选择?你的人生,还有她的人生?

再说谁?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歹炁将眼睛睁开眼睛便看见一个碧灰发的女人正盯着他的脸看。

这个女人的脸有着一种形容不上来的美丽,说过和泷芸桦相比定是胜了好几分。

这个女人歹炁十分有印象,她是古傲国的公主是自己的祖先。

“发什么呆呢?烛冥?你看上去更有心事哦。”

女人的脸离开,她笑的开心,“不会因为乱儿吧,我知道那孩子比较惹人疼,但是你要是敢动她,我第一个饶不了你!再说了明文规定不可以觊觎公主侍女。”

歹炁不说话,也便代表他现在这具身体的烛冥也不会说话。

“看看你,果然傻了,连话都不会说了。”

在桃花林里的少女体态轻盈

公主起身拉着歹炁的手就往一边走,“别发呆了,黎将军正在找你呢,他不知道你的去向正在生气呢,我正巧出来可是撞见了。你呀要是再不回去铁定是要罚你了!”

歹炁还是不说话由着公主抓着他走。

穿过一处矮树丛,公主带着歹炁才找到通往王宫后门的路。

“等下你陪着我回去王宫,要是问起来就说是我让你跟着的。”

公主很得意的用手指了指自己,看上去一点皇室成员样子都没有。

歹炁点了点头还是没说话,他脑海中的记忆虽然很多也知道大部分事情但是这里的人他只对公主有印象其他的却完没有了印象。

这里是哪里,又为何会出现古傲国的事情呢?

歹炁只记得他被深海冥鱼一口吞了下去。

难道这里是在控梦术的法术之中吗……

“你是不是哑巴了?昨天见你还没事呢,你不会是在外面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公主用手摸了摸歹炁的额头,“没事啊……”

歹炁后腿一步,“我没事,谢谢公主关心。”

公主见到歹炁这种反应十分的惊讶,“病的不轻。”

“……”

歹炁也不明白自己所依附的身体本来的性格,自己刚才的举动看来不是宿主原来的性格。

“殿下!殿下!”

娇弱的女声从一边传了过来,公主立刻移开视线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乱儿!”

歹炁也便转头看向那个女人,这个女人穿着一袭红衣,并不是那么妖艳,只是这个女人的脸庞。

有几分和云其深特别相似,如果云其深穿上之前跳舞的衣服和女子对比的话,绝对会有人说他们两个是姐妹。

“乱儿见过烛冥侍将。”

女子跑过来便朝着歹炁行礼。

侍将?

歹炁回忆,在古傲国的历史上确实有着侍将这个职位。

所谓侍将就是侍从和将军一起的职位。

侍将的职位可以统领皇宫的侍卫,也能部署内侍工务,是个很费心的职务。

每十天一周期上报将司财务用度和人员增减情况。

今天看来就是这个烛冥侍将去总将司报告情况的日子。

歹炁一时没有让乱儿起身,乱儿便一直保持行礼的样子。

公主是在看不下去了,她用手肘顶了一下歹炁的腰。

“愣什么愣啊!还不让人家起身!”

歹炁反应过来才伸手上去,公主有些生气的拍了拍歹炁正伸过去的手,“用嘴说就好,别动手动脚。”

歹炁便收回手,“起来吧……”

乱儿便起身然后走到公主另一侧,“殿下,王上找您了。”

“知道了,我们回宫吧。”

“嗯。”

歹炁看着这两个女人一问一答的朝前走,而他值得默默地跟在后面。

刚才下意识把那个乱儿当成了云其深,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意气用事。

三人走到王宫后门,侍卫们便让路让他们进入。

歹炁目送着公主和乱儿离开,还没有走多远乱儿便回头看了一眼歹炁。

这儿一举动让歹炁抓了正着,乱儿也便慌张的回过头。

“乱儿别心急,等我那天出嫁了,我就让你和他一起离开。”

“乱儿不想离开公主殿下。”

“我也不想和乱儿共侍一君。”

听了公主的话乱儿下了一跳,她不是这个意思。

“公主……”

“嘛~嘛~开玩笑的!我将来会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但是乱儿,我希望你幸福。”

乱儿不再说话,她抿着嘴微微一笑。

“走了走了,等回来要给本公主做桃酥哦!”

公主抓着乱儿的手便朝着王宫主殿跑去。

歹炁看二人的背影就看的出来,这个乱儿虽然长得向他,但是性格却十分的不一样。

“烛冥!!!!”

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歹炁本意要回头看一眼,结果发出声音的男人先一步用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歹炁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的你是就越来越大,男人用手遏制歹炁的呼吸。

“认输没!认输没!快认输!老子饶你一命!!!”

歹炁下意识用灵境道教的体术,他的手肘一顶男人的腹部,在男人因为疼痛放手的刹那,歹炁抓着男人的手就给他扔了出去。

“……呃……烛冥你今天也太狠了吧……”

倒地的这个男人看上去也不过十**的年纪。

歹炁将男人扔出去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在没有把握的时候不能暴露太多。

“喂!现在不是玩的时候!”

一个浑厚的声音也从歹炁身后传了过来。

歹炁回头一看是一个中年的大叔。

“阿忍,毛孩子还不快起来!”

“是的爹亲!没问题爹亲!”

中年男子过来一呵斥,歹炁刚刚摔在地上的男人噌的一下坐起来。

“今天找了你很久,烛冥又跑去哪里了?刚才的身手不错?你何时学会的?”

歹炁本想着找话圆过去,结果他还没有张嘴那中年的大叔便揪住歹炁的衣领和衣衫。

刷——

一个过街摔,容不得歹炁反抗,歹炁就被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

“不够不够!”中年男子随后叉腰摇了摇头。

“不愧是爹亲!好强!!”

那边叫阿忍的男人吹嘘着。

歹炁感觉自己被摔的莫名其妙。

“小孩子就知道玩,玩物丧志!你们两个去校场跑百圈!!”

中年男子怒眼一瞪看向歹炁。

歹炁摸着头做起来,一旁叫阿忍的男人便开始抱怨。

“连我也要一起吗?爹亲我还是你亲儿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