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播放器app免费下载

() “就这么简单,放弃这一切。”

林背对着某个巫妖,看不到那玩味的笑容。但这并不妨碍他做出重大的决定。像是在解释自己的意图,更多像是在说服自己。林远望着蓝天,说道:“任何事情都有代价,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不劳而获的。那么问题来了,为了保住塔的所有权,以及保住性命,我得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不等他人回答,林径自说道:“我能想到的,就是投降于入侵而来的恶魔。但那样子做的代价,却是失去往后的自由。而在臣服于恶魔之下的日子,什么时候又被夺走塔,或是夺走性命,却是难以预料的。也就是说这么做,只不过是把失去一切的威胁延后而已。”

终于回过头,林正视着芬的双眼,说:“那么退而求其次,在以保住性命为前提下,把魔法塔作为代价,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芬饶有兴趣地看着嘴里说的洒脱,却是满脸不甘的男人,说:“没有考虑过摆出强硬的态度,就要你说的那群魔法师联军顶在前线,挡恶魔大军。要不然就一翻两瞪眼,大贤者之塔不做任何抵抗,任由恶魔长驱直入,去祸害人类腹地。”

“要是两边都存着这种心思,那也不过是先卖队友的后遭殃,谁也不讨好。而且我也不是那样的人,那种话我说不出口。没有足够的利益去驱使他人,就别想得到心力的作为,更别提这还是拿命去拼的战场。要是在我家乡的那点历史,就算抓军夫充人头,拉出一支百万大军,也得有一支效忠的核心部队。不管是砍不出力的自己人,还是做为对敌的主力,都能震摄所有非分之想。我有什么?孤家寡人的,勉强再算上那两条狗。不用别人阵前反水,光是回避不战,我一座魔法塔就得暴露在恶魔眼前。然后一切又都恢复原样,以一塔之力抗击恶魔大军。”

“那。”芬刻意拉了长音,手指头按上自己的鼻尖,说:“没有考虑过我?”

“?我还真没有。”某人的直白,让芬一脸不服气。林只得安抚说:“别生气,不是看不起的意思。只是只有一个的话,我不怀疑能够打赢入侵而来的恶魔,但势必会有漏网之鱼,没有办法做到面面俱到。把整场战争的希望放在一个人身上,也是不合理的。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人再能打,也得有一群小弟帮收拾一些杂鱼。要不然这样的战力专门打一些喽,却放跑了更致命的对手,别人遭殃也就算了,怕的就是连累到我,那还不冤枉嘛。”

“不赌一赌?不是没有赢的机会。”

“自己这么说,就代表也承认有其他的可能性。赌得却是自己的小命,这样的赌注会不会太大了。我做事不强求百分之一百的成功率,但这事儿明显风险大于成功的可能。下注赌这一把,我不敢。”

“你对你自己一手改造的魔法塔,也没有信心吗?不是打退了几波敌人。”

“这个我还真没有。更何况那些乌合之众,打赢了有什么好骄傲的。在我老家的历史中,也就是县城火并的等级,跟之后的深渊入侵能够算同一个量级的吗。能够打趴人类贵族,跟吸血鬼的联军,不见得可以抵抗那源源不绝,入侵而来的恶魔大军。假如恶魔们的行事作风,和历史上所提及的一模一样的话。从这个角度来看,交出魔法塔,就等于是用别人的生命去验证这样的改造,有没有办法去抵抗那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侵略。这样划不来吗?不!很划得来。”

你好是你的甜美

林是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就像自己也被说服了,大声道:“没错!就是这样,用别人的性命来赌这一场。不管赢或输,我就赔一座魔法塔而已,其他人得要赔命。”

看着自信满满的男人面孔,芬带点好奇,拆台问道:“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轻飘飘的一问,亢奋中的林心气一转,很顺手且怒气冲冲地重重拍向一旁的天文望远镜筒身上。所幸三脚架跟整体结构是属于长期固定式的设计,做得特别稳固,林身上也没有加持任何魔法。这一拍,才没拍坏这找寻归途的关键之物。

如此动作,连林自己也吓了一跳。他连忙轻抚着望远镜,用呵护婴儿似的声音,安慰着一具死物。

尽管被封印千年,但芬活着的时间也有数百年之久,她如何看不出来,某人已经乱了方寸。没有怨,是骗人的。

只是就像林所说的一样,凭她一人之力,的确没有把握做到面面俱到。而除他之外的三人,要面对恶魔大军,看起来是连自保的能力都不足。至于魔法塔什么的,在她的时代,没有人会倚靠固定的建筑物。能够信任的,唯有自己的实力。而眼下,也的确需要个称手的东西。

所以芬在思索了好一会儿后,打断了正在咕哝着的某人,说:“我看那四把枪的改进就告一段落吧,按照第二方案将其完成。未来有机会,再重启研究。”

“第二方案?喔,好的。”刚回神的林愣了一下,才想起原本讨论过的改造计划第二方案是什么。

移除由魔石或其他手段供能的方式,改为只吸收持有者的法力权能来转换成攻击能量。而多出来的空间,就足够将还无法完整小型化、精简化的魔法阵纹路布置上去。将能量转换效率提升到将近40%的水平。

只是这样的改动,四把枪就可以说成了某前魔王的专属武器。除了累积有让旁人难以想象法力权能的她,其他普通魔法师拿了这种武器,根本就开不了几枪。即使开了枪,也不见得还有余力施展魔法。

反正这四把枪,本来就是做给这个前魔王的。要怎么改动,她说了算,林不想要加入太多意见。再说现在危机随时会降临,没有时间再慢吞吞地做各种修改。所以他一头投进铸造间中,做最后的改造与调校。

晚餐时分,林邀请了以查克维斯和格林温大魔法师为首的众人,进到魔法塔内用餐。但最终来的还是只有那位橙果伊顿会长的学生首席,和作为老熟人的监察官。

得,看来餐后剩余的菜肴,又便宜了灰蹄和白鼻两条狗。

芬作为大贤者之塔一方的人,同样列席其中。这算是她正式在世人面前亮相,不过受邀而来的客人却不感到意外。也许塔外的那群探子,早就把她的消息回传给各自的势力。毕竟从某位巫妖复活之后,林没有刻意隐瞒,她本人也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总有些客人上门,看见她的身影,只是不知其来历而已。

用餐的时间,在迷地的礼仪上并不讨论正事,也就闲话家常而已。对于已经下定决心的塔主,心态上就像是豁出去般,席间是冷笑话连发,弄得众人尴尬不已。就连在一旁服侍的两个小徒弟,也投以鄙视的眼神,而本人却不自觉。

倒是某个巫妖,兴许千年之前的复仇之路太过苦闷,被封印千年之久也是毫无娱乐可言。对于这些冷笑话,她却是捧场的很。虽然没有大笑,却时不时眼神一勾,嘴角一弯,露出兴致盎然的模样。这可让某人更来劲,苦了其他人。

幸好众人都不是什么大肚汉,更不兴贵族那一套,各种繁琐的礼仪让人搞不懂是在吃饭,还是在演戏。一顿饭吃完,由两个女孩收拾一番,上了茶点之后就是谈正事的时间。

在用餐时间,两位客人惴惴不安的神情,也看在林的眼里,所以他试图讲些笑话来和缓气氛。尽管以结果论,除了那位前魔王之外,对其他人来说是蛮失败的。所以在开始讨论正事的时候,林直接就说:“基本上,我接受会长的提议。我愿意交出大贤者之塔。”

有芬事先和两个小徒弟通过气,所以她们能够理解自家老师的想法。当然,以她们现阶段的状况,也不够格提出什么意见就是了。而坐在对面的两位客人,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头却是如释重负,齐松了一口气。虽然说这样的口吻,之后必定还有但书,但至少有得谈,而不用走到最糟糕的状况。

查克维斯身为此行的主事者,点头说道:“阁下如此明理,实乃众人之福。要知道大贤者之塔将来作为对抗深渊的最前线地点,战略价值可是无与伦比。协会回收塔的所有权,也是为了更好地调度指挥战役。既然塔主愿意服从协会的指示,那不知道是否有我等配合之处,协会势必尽力而为。”

这个话意,可是让人提条件的意思。毕竟要从一位塔主手中收回魔法塔,魔法师协会当然有这样的权力,也有前例可循,但却不能是毫无代价的。能用交易的方式取回塔的所有权,当然是最理想的状况。

假如不想付出任何利益,唯一的结果就是塔主来场鱼死网破的誓死抵抗。事情真的发展到这一步,那就不是死几个人,赔上一点钱可以解决的。攻塔,对于魔法师联军来说,也不是件轻易可为之事。而且可以预期的,会产生大量的伤亡。

所以林也不打算客气,就准备提出自己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