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清爽版百度云

() 因为是在教一群成年人,自然不像是教小孩般,需要好声好气地循循善诱,基本上都是一带就过。而且这些还是数学最基本、最简单的部分,所以花不了多少的时间在讲解上。

老实说,到场的人听这些数学内容还需要脑子转几转的话,就真的得怀疑其魔法师身分是怎么来的。而那些一辈子做买卖,跟数字打交道的人,自然可以更快理解数学所代表的意义。

然而即使加上很多实用案例说明,内容还是讲得很快,把原本预定要讲的东西,早早就讲完了。距离预计结束的时间,还有大约半个小时。

要说眼前的人群,对某人完不构成压力,也是说不过去的。就像现在他不敢说事情就此结束,眼看还有时间,不得不搜肠刮肚再找些内容报告。又不敢把思考的时间拖得太久,在喝了点酒水润喉之后,就开始说起跟乘法相关的因子、倍数跟质数。

这个部分的说明,没有在编辑好的数学一书中,也属于比较理论方面的知识。然而倍数与因子,与程序流程控制里头的变化,还是有一定关联的,所以拿出来讲也不算太突兀。

不过纯粹理论的讲学,似乎无法满足今天来此听讲的人们。尤其之前的所有理论,都有搭配应用实例说明;这一回,他们也希望听到一样的东西。

迫于无奈与压力,有些慌乱的林只得将近期利用相关数学知识,所研究的项目提出来。这个项目的起因,是在找到巫妖,芬妮提卡尔复活关键的黄金骷髅头骨,那场至关紧要的天文盛会。

当时林不断地去研究迷地所属的恒星系,其相对位置的问题。事实上,这也是大多数占星师们,判断未来天候状况的依据。

而在大量的计算与研究过程中,林就曾想过星球的轨道运行有其规律。那么天候变化是否同样有规律呢?那时碍于没有气候的历史信息,所以无法做相关的验证研究。一直到迁居回五联城后,才在南塔的收藏记录中,得到相关的数据。这才验证了存在于林心中已久的假设。

“一直以来,大家都认为天气的变化毫无规律可言,只能按照即时的观察,做出相对应的判断。”

对于这样的转折开场,很多人一时间还不明白。不过人群当中,也有一定数量的占星师。听到内容是与他们的专业相关,当然是竖直了耳朵,仔细听讲。

“大多数占星师在做天气预测的时候,可以预测到下一周的天气形态。一些经验老到的占星师,可以预测未来两周的变化。唯有当中的佼佼者,可以做到预测未来三周,甚至更长的时间。这就是占星师们的生态,没错吧。”

咖啡馆温婉柔美的气质

虽然有提问的味道,但林并没有等待任何人的回答。径直说道:“根据预测,接下来一周将会是霜冻雨露之周,温度将会大幅下降;再往后一周则是雪降结合之周,简单地说就是下雪了,适合待在家里生孩子的日子。接着下来是……”林一连报出了十几周的天气预测,这自然吓坏了在场所有的人。最后他还说道:

“而且根据判断,今年的冬天将会是一场暖冬,所以可以预料来年的春天雨水将会减少。所有农产地区最好提前做足准备,以因应接下来有可能来临的旱季。”

话说完,占星师的群体们已经忍不住了,纷纷破口大骂。一次预测十几周的作为可说是前所未见,更不用说直接预测这个冬天与来年春天的情形,尤其还不是什么好消息。这种荒唐的事情,从未有人做过,但眼前的人做了。

至于其他不为占星师群体的人,也无法忽视这样的警告,要求证据的声音此起彼落。林则是不慌不忙,拿出有别于公布的论坛2.0版魔石,操作起储存在网络空间的历法资讯,使用巨大水镜术展示在众人眼前。

从四周之前,‘凛冬将至,倦鸟归巢之周’开始,接着‘邪恶勃发之周’,林一周一周展示。等到预测了下一周的历法讯息后,翻了一页,则是下下周;持续翻页,则不断有持续的信息展示。

所有人看着这没有尽头的翻页,心中就一股荒唐感,只觉得今天也许是白来了,就听一个骗子吹嘘了不短的时间。不过林这时开口说道:“大家是不是觉得我怎么可能预测得了,这么远的未来?太夸张了吧。不,其实一点也不夸张,因为你们看到的并不是未来的预测讯息,而是过去。”

又开启一个巨大的水镜术屏幕,展示在众人面前。林说:“这才是今年刚发生的事情。”由本周的时间往后翻一页,则是预测下周为‘霜冻雨露之周’。再往后翻,则是没有动作,因为已经到了最末页。

同时大家才注意到,新的水镜术屏幕上,历法数据的来源是斯皮勒大占星师。这位可是锡嘉区分会中,地位最高的老牌占星师,所做的预测也是最为准确的。从论坛开始兴起之后,他就有将自己预测的信息,放到论坛上的习惯,不过仅限于第一周,而且还是放在付费才能加入的讨论分区中。

冲着那位老人家的名号,尤其费用不算贵,再加上针对气候的重视性,所以林当然是加入了。而在分区之中,还有费用更高的区域,里头所预测的则是更远的未来。对于某些群体来说,这样的信息价值非凡,而斯皮勒大占星师的预测更是有可信度的,自然会吸引这些人的加入。

不过正在开讲的那位,把同样的东西放出两份有什么意义?

才这样想着,所有人才注意到第一份被公开的天气资料,日期竟是在一百二十二年前。也就是说,那是一份百余年前的历史信息!

这时林则是把两个屏幕所展示的历法,都移到相同的一周,也就是本周,和百年前相对应的历法周。接着再一页一页往前翻。

由于占星师对于历法的发展已经有数百年的时间,相当成熟,在记录方面自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格式变化。所以在这两个屏幕同时往前翻的过程中,所有人都可以轻易地比对出左右两者的不同。但令人吃惊的就在这里,因为两者间没有不同。

一个是百多年前的历史,一个是才经历过不久的生活。会完一模一样的意思是,迷地的天气系统也存在一个规律!

林没有多作解释,就只有一个劲地往前翻。虽然动作快速,但因为两者间并无多大差异,所以众人很容易就分辨出这是一样的陈述。直到历史资讯的第一笔资料,再也无法往前翻页为止。他才说道:

“这是至今我所发现的。因为西南半岛的历史较迷地世界其他地方还要晚,只有两百多年的时间,所以历史历法我只找到这些。无法再验证更多。当然,大家会疑惑这跟因子与倍数有什么关系,但我说,这就是靠这些数学方法,所推论出来的规律。”

林利用梦境中的魔法塔能力,在现实中具体呈现了迷地恒星系的星图。当然不忘手里拿着魔杖,做出施法的假动作。而恒星、行星与迷地的两颗卫星,总计九个光点的出现,众人在吃惊之后,更多的是困惑与不解。

当他用圆环画出轨道,并且让六颗行星开始沿着轨道,围绕着恒星运转起来后,除了一开始就明白的占星师们,其他人也大概了解林所呈现的光点,想表达的是什么。林接着讲解起:

“众所皆知,天气的形态与每周的变化,是按照迷地以外的八颗星体位置与距离,计算判断后而得。围绕着最中央的日星运转,大约每一百二十二年就会连成一直线,重新开始一个新的循环。而计算方式……”

林用白板笔术,在空中将所有数据换算成毫秒,再经过因子分解后,清楚地归纳出彼此之间的关系,得到一个最大公倍数。将其换回时间的单位后,由现在的日期向前推算,最终得到的日期,就是林所展示的历史历法信息中,那相同气候说明的一周。

这样的巧合,或者说精确计算的结果,使在场众人惊讶到合不拢嘴。他们从没想过这诡谲多变的气候形态,有朝一日会被归纳出规律来。

事实上林对于自己这样的研究结果,同样感到吃惊,只是惊讶的方向和其他人不一样。

在地球时,气候的变化除了因应太阳直射的位置在回归线之间变换之外,就是因为月球的重力影响地球的潮汐,继而影响整个天气系统。

但是在迷地有两个卫星的存在,也就是两颗月亮应该会带来更为复杂的天气系统。但实际上这个系统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两颗卫星的水平。所以林对此是百思不得其解,且这份疑惑是从学徒时代就开始了。

但直到最近的研究结果却表明了,将日星,也就是太阳视为权能中的‘知识’,除了迷地外的五颗行星是‘力量’、‘权柄’、‘信仰’、‘财富’、‘灵巧’,南纳月视为‘感知’,最为神秘的古达拉纳月则是‘神秘’。

整个气候系统是将恒星系视为一个魔法阵,依据八种权能相对于迷地所在的位置,而在迷地大陆上产生不一样的气候衍生变化。

有什么会比一个行星的气候衍生变化不是因为自然原因所造成,而是因为魔法所造成,还要挑战某个穿越众的三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