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苹果商店官方下载

鹿正康睁开眼,然后就看到了似曾相识的一幕。

一圈秃驴正满脸笑意地盯着他,神态介乎等饲料的猪仔和割稻子的老农间。

总之是让鹿正康很无语。

他依旧不打算搭理他们。

抬手摸了摸头上短短的鹿角,真实的触感,与颅骨连为一体,轻轻弹几下,还发出钟磬般的清脆响声,和尚们听了更是把嘴角咧到脚后跟去了。

“佛子——”方丈轻轻呼唤。

鹿正康叹了一口气,“有话就说。”

“佛子可是证就摩诃萨埵果位了?”

“什么是摩诃萨埵?”鹿正康反问道。

“就……”

方丈正想开口解释,但话到嘴边又赶紧咽了下去。

通读了这么多佛经的佛子能不直到摩诃萨埵就是指菩萨吗?所以他不是在问问题,自己也不是解答者。相反自己才是提问者,而佛子以反问来回答。

清澈的双眸

子性禅师下意识拨动手中念珠,心中思绪繁杂。

鹿正康看到这老和尚进退两难的模样心里偷笑不已,果然打机锋就能唬住这群秃驴。

在他看来,这群僧人对佛法的理解有偏差。

或许是因为武学昌盛的缘故,大众证明道理正确性的方法就不自觉偏向于直观的表现,也就是“厉不厉害”,只要比你强,那我说的都是正确的。

这个答案其实在大多数人会遇到的几乎所有问题面前都没有错。

错的是人们误以为道理是用力量去成就的。

道理一直都在,道理比一切都要崇高,更接近本质。

得道的表现形式可以是获得力量。

但不是说获得力量就能得道。

所以说这群和尚看到自己拥有了经书里菩萨的神通,就以为自己是真菩萨。

鹿正康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境界,对此他也不在意。

关键还是享受生活。

和尚们反反复复咀嚼着那一句“什么是摩诃萨埵”,神情恍惚地离开了,鹿正康对他们的背影挥挥手,希望他们能消停一阵子。

徐染血绷着脸,看到鹿正康露出这样纯真自然的神态,才慢慢把胸中浊气吐出。

“小菩萨真厉害啊!”他顿了顿,“我自知才疏学浅,教其余的孩子还行,但你,”他咂咂嘴,“你要是对学问感兴趣,我可以修书一封,送去京城,朝廷虽然不再,但那里依然是天下最绝顶,最高妙,最神秀的地方。我的老师就在京城国子监,不过现在改名叫上真书院……你想随时可以,到时候让丽钗和你一起去,她该学些高深的东西。”

鹿正康笑了笑,“你去问问孙丽钗愿不愿意去,等过几年再说吧。”

徐先生点点头,“也对,你才周岁不久,委实惊世骇俗,还是再等等,过了龆年才好出去。”

鹿正康转头看一脸好奇的孙丽钗,小女孩似乎是想摸摸他的鹿角,“你想不想学更多东西?”

“学!”孙丽钗眼前一亮。

“那就快些长大吧。”

“嘻嘻嘻,你说的,那好。”

孙丽钗童稚无邪的姿态,却包含一种含蓄的智慧,让人难以分辨她的想法,同样是不可思议的。

鹿正康看向窗外,春日的生机已经在盛夏勃勃绽放了呢。

徐染血感慨,“若说佛子赐天下人十分智慧,那丽钗独占七分。”

“有先生这句话,这孩子未来当是前途无量,若是王施主有意,贫僧可转达逸姑庵,让丽钗进入其中修行。”一个豪爽低沉的嗓门一路从屋外走进来,却是好久不见的觉光。

这家伙正经起来还真有几分高僧的风采,他庄重地对孙丽钗的母亲孙王氏合十一礼,严肃的姿态叫这位妇人有些受宠若惊,不过孙王氏对觉光的建议却还是有些顾虑的。

“大师,孩子这么小,让她当尼姑……”她踟蹰着,“是不是不太好?”

觉光一瞪眼,“话不是这么说,你的孩儿天生体弱,去逸姑庵修行一段时日,学些武功来,岂不是大大的有益?再说也不一定要出家,当个俗家弟子也是可以的。”

这秃驴漆黑的脸上两颗眼睛瞪得像灯泡似的,很有些唬人,说得孙王氏一愣一愣的,周围其他的老妈子听了也劝她同意,这样一番攻势下来,顿时就把她的主意掰没了。

“那……我回去问问她爹怎么说。”孙王氏嘴上谦虚着,但表情已经被同伴们夸得飘飘然,“丽钗,来,咱们回家一趟。”

小姑娘老老实实地哦一声,走到母亲身后,临走前对徐染血恭恭敬敬鞠了一躬,又对鹿正康笑了笑,末了,亦步亦趋地跟着孙王氏下山去了。

这些天来都是如此,孙王氏在哪,她就在哪,早上来别院,下午就回家,或者是一起守夜,小姑娘在床边打地铺,山路崎岖,艰难跋涉,她从没有半句怨言,永远是欢欢喜喜的。

鹿正康目送孙丽钗离开,随后把目光转向自己心爱的鹿角。

鹿角当然还是鹿角,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所谓的“失去灵性”,本来这就只是一个因由,鹿正康同其感应,所以转化了自己的化身,并不是说鹿角里有什么神奇的东西和他融为一体了。

不过经由此事,鹿正康对这鹿角更增添一份爱惜。

如今的鹿正康境界又有提升。

放眼望去,世界是一片模糊的,是漂浮在虚空中混成的一个气团,有一切质量和能量,有一切色彩和属性,这个气团运动着,吹拂着,表面卷起一个个小气旋,轮廓是万物的形体。

鹿正康自己也是一个气团,周围的小孩们的气团小而浅,像棉花,觉光的气团大而厚,像金玉,而鹿正康的,像高高悬挂的月亮。

这个气团的大小、质感并不能决定人的力量,鹿正康的力量比觉光要弱许多,但他与世界本体的大气团链接更深,所以卷动的气量更大。

有了这个感知后,鹿正康试图为这团气命名,但思来想去,总是无法做到信达雅。

佛教里有四大的说法,地水火风构成世界,这四大并非实体,而是形容鹿正康所见的这个世界本源气团的运动的四种状态,所以这不是四大。

是什么在维持时空的存在,是什么让能量流动,而时空的本质,能量与物质的源头又是什么?

鹿正康只能认为是因缘,是贯穿过去、现在、未来三世,推动宇宙演变的愿力。

那么难道叫这个气团为本因?

鹿正康咂咂嘴,这也太不雅了,听着就很龙套的感觉,好像《天龙八部》里就有个叫本因的和尚,具体如何他忘了,只记得挺菜的。

既然本因不好听,那就换个高端的。

叫上缘吧,鹿正康心想,以后他自创一派的时候,这个名词就会得到公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