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app下载观看高清频道

眼前的女人同样蒙着脸,回想在无想寺看到的蒙面人,冯锷从上到下瞅了一眼,身材还不错,该挺的地方挺,翘的地方翘,只是老蒙着脸,让冯锷有点不明白。

“行,机枪、步枪和子弹都是你的,掷弹筒、电台和手雷归我;有没有意见?”

冯锷点着头,听眼前的白虎这么说,联想到他们来买军火的举动,冯锷有点明白他们今天为什么要找死一样的攻击鬼子的车队,他们山上的弹药储备应该空了。

“谢谢!”

止云脸上发烫,很少有人拿眼光这么**裸的盯着她的身体看,在冯锷的眼光中,她仿佛觉得身上的衣服都被看穿一样。

“兄弟,把鬼子的手雷给我们几个吧!”

二师兄背上背着几支三八式步枪,朝着一个弟兄要手雷。

“有本事上日本人那抢去,他们那里多。”

这个弟兄丝毫不客气,比划着手上的步枪,这东西是冯锷特意要求收集的,他不能擅自给别人。

“老三,算了,所有的步枪、喷子和子弹都是我们的,收拾一下走吧!”

止云走了过来,阻止着二师兄的动作。

“大掌柜,我们死了快四十个弟兄,这些东西都应该是我们的。”

美女明媚青春惬意午后俏皮写真

二师兄眼睛瞪着溜圆,指着那边的草丛,那里面躺了不少的土匪。

“没有他们,我们拿不下来的;走!”

止云怒吼着。

“车上的东西归你们了,我们不是不识好歹!告辞!”

十多个土匪身上挂满了鬼子身上携带的装备,包括他们的靴子、头盔、武装带和水壶,一切可以扒走的东西都扒了下来,土匪可是什么都缺。

“车上是什么?”

看着土匪离开,冯锷皱眉问道。

“没什么用,一些破烂玩意。”

老兵班长摇着头,指着车厢里面的木头箱子。

“好东西啊!”

冯锷看着打开的木头箱子,里面是各种古董,瓷器、玉石、翡翠等等,这里面瓷器占了大部分,在箱子的底部,他甚至看到了几件古老的青铜器。

“有什么好的,不能吃不能用,也不知道鬼子弄这干嘛?”

老兵班长不解的说着。

“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如果这不是战争年代,一件东西就可以让你发家致富。”

冯锷指着木头箱子说道。

“那咋整?运回去?”

老兵班长问道。

“不能留给鬼子,让弟兄们抬着,回无想寺!”

冯锷点点头,不管他用不用的上,既然鬼子这么大费周章的收集了,那就不能留下。

“还有两个弟兄呢?”

等抬着箱子的弟兄在草丛里面集结,冯锷扫眼之间,发现少了两个人。

“在这边,死了一个,伤了一个。”

一个弟兄指着旁边的草丛,里面躺着一个弟兄,胸腹之间几个血洞,看来倒霉催的被鬼子的机枪击中了。

“啊!”

而另外一个弟兄就简单了,只是腿上中弹了。

“带他们回去。”

冯锷暗淡的表情显示了他的郁闷,本来这一仗不用打的,也不用死人,可还是被自己的冲动害了。

“报上去,死了的,杀敌十人,手上的杀敌五人;你们没意见吧!”

冯锷缳首一周,问着旁边的弟兄,总共不到三十个鬼子,就被他分出去了一半,剩下的弟兄就分不到多少了。

“没意见,多谢长官。”

老兵已经习惯了死亡,每次战斗,如果不死人,那就不叫战斗了。

“轰、轰!”

随着弟兄们渐渐远离,冯锷划燃了手中的火柴,扔向地上的汽油痕迹,大火席卷着冲向卡车,然后轰然爆炸,三辆卡车在汽油的助威之下熊熊燃烧。

大白天,冯锷和土匪的选择一样,向西南方向行军,从无想山西北方向的丘陵地带绕行,进入无想山,他不敢走溧水旁边了,鬼子应该得到了消息,那条路肯定不好走了。

“八嘎!”

千目健一亲自带了一个小队出来增援,坐在摩托车上,看着前面燃烧的卡车,他知道他来晚了,右手使劲的捶打着边三轮的铁斗。

“嘟嘟嘟……”

“呜呜呜……”

摩托车和卡车继续奔驰,很快就来到了卡车被伏击的位置。

爆炸后的卡车燃烧了一会就见不到火光,只有浓烟在不停的升上天空,鬼子在收集战死士兵的尸体,然后搬上卡车。

“阁下,这边有发现。”

一个鬼子奔跑了过来,指着那片土匪死亡的草丛。

“这是土匪?”

千目健一有点不敢相信,车队居然是被土匪给劫了?

“或许还有苏皖支队,中国的游击队和土匪合作了。”

一个军曹从另一边的草丛中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中正式步枪的子弹。

“回城!”

千目健一看着所有的鬼子尸体被搬上卡车,挥舞着手,脸色一片铁青。

“宋,马上去秋湖山,搞清楚这次卡车被劫,是不是白虎山的土匪和苏皖支队联合干的,告诉李言,就说白虎山损失了一半的人手,让他以苏浙皖边区游击队的身份,剿灭这帮土匪;事成之后,皇军大大有赏。”

回城之后,千目健一交过了宋白,让他去找李言,剿灭白虎山;至于无想寺的苏皖支队,那不是李言能对付的。

“发报,告诉联队长,货物被无想山的苏皖支队劫了,请求兵力支援,执行灭蚊计划。”

千目健一想了一下,叫过通讯兵,让他立即发报。

平安山,冯锷带着十几个弟兄登上了上,他们的旁边摆着那三个木箱子。

“营长,山上确实没人了,不过锄头和铲子还留下了几个。”

老兵班长从山顶回来了,向冯锷报告,至于其它的弟兄,带着缴获和伤员已经回了无想寺。

“你们有想要的,自己拿,其余的,找个地方,埋了吧!”

冯锷指着那三个木箱子,这东西带回去,交上去,除了得到口头嘉奖之外,他知道他得不到一点好处,关键还可能再次落到鬼子的手里,不如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埋了。

“营长,你不留点?”

老兵班长手里拿着一块玉佩,提醒着冯锷。

“里面的小件,只有几件吧!其余的东西那么大,怎么带?我们还有任务,埋了!”

冯锷摇摇头,让心中的贪婪离开,叫老兵班长赶紧去埋。

“是!”

老兵班长看着手上的玉佩,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过最后还是揣进了兜子。

“埋深一点,别被雨水给冲出来了。”

冯锷大声的喊着。